banner1
尽管经过长时间治疗
2020-06-21 01:2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去年5月9日,她被带到沈丘县赵德营镇卫生院接种“乙脑疫苗”,不久出现发烧、抽搐、口吐白沫等状况,后经周口、郑州和北京多家医院诊断,发现患上了病毒性脑炎。

据邵段说,疫苗事件发生后不久,赵丽夫妇曾主动找到他们家里,先期支付了9万元治疗费,“她也承认与疫苗有关,但不让我对外说。”

只有她自己知道,一想起活泼漂亮女儿的凄惨遭遇,一想起疫苗给这个家带来的种种不幸,一想起为女儿求公道、讨说法、寻活路的坎坷之路,她还是忍不住会潸然泪下……

据知情人士透露,邵段被拘一案,“沈丘县公安局是在县里有关部门的指示下办理的。”记者赶到沈丘县公安局了解情况,相关负责人也委婉表示不便透露……

女儿的疫苗接种本上只记录了错误的接种日期,其他信息统统是空白;她到赵德营镇卫生院去问,医生赵丽本人也说不清给一晨接种的是哪种疫苗、什么批次及在哪里生产。

即便想治,高昂的治疗费,每天近千元的花销,一般的家庭也根本负担不起……

而且,邵段发现,赵丽的免疫规划业务培训合格证也没通过年审……

不仅如此,据记者多方证实,距上次“补偿”时隔不到一年,沈丘县有关部门又与邵段一家签订了另一份“保密协议”,给了一笔更大数额的“一次性补偿”。

具体什么原因,调查报告没有解释,相关部门也没给家属任何说法。

尽管经过长时间治疗,孩子身上也出现些许好转的迹象,但除了呼吸、吃饭、排泄、睡觉等原始的本能,至今还是几乎没有一点儿意识。

相关部门与邵段一家签署的“补偿”协议(部分)。 图片来源于网络

最严重的时候,她因痰块堵塞喉管不能正常呼吸,吸痰不见效果,喉下切孔用呼吸机插管仍不见好转,切口也迟迟不见愈合,不仅医院拒绝收治,医生也暗示最好放弃。

据了解,相关部门已经对赵德营镇卫生院院长刘华等相关人员给予行政处理,理由之一便是“在疫苗存放及发放过程中不遵守疫苗管理相关规定,进行冷藏条件下储存、运输,疫苗接种不规范”。

邵段夫妇却咬牙坚持:“我们宁愿自己去死,也要让孩子好好活着!”

为了给孩子看病,邵段一家不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,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个遍;之前的幸福小家庭,一下子滑向了无底深渊。

据邵段回忆,在拘留所那几天,她的心情糟透了,也想了很多,甚至想到过死,“后来自己想通了,为了女儿我不能死,我要好好活着,还要活出个样,给女儿树立榜样!”

存在医院的钱要花光了,一天不交费就会停止治疗;一旦治疗停止,孩子的命就可能朝不保夕!——重压之下,夫妻二人几次绝望得抱头痛哭……

过一个星期让出院,邵段抱着孩子再去求情,“再治一个星期,实在救不活,我们就放弃……”

沈丘方面为何一边对邵段采取拘留措施,一边又一再给予巨额“补偿”,记者多方联系,均未得到相关部门的正面回应。对此,相关调查报告也只提到一句:“目前此事已(通过)法律程序解决完毕,家长情绪稳定……”

而且,相关部门与邵段一家签订了一份“补偿协议”(见上图),一次性给付人民币30万元,“用于赵一晨的治疗及以后一切事项的费用”,称该款由沈丘县疾控中心、赵德营镇卫生院和医生赵丽三方共担,并以此要求邵段一家“息讼罢访”。

疾控、卫生再到信访,从县到市再到省,电话打了一圈,材料递了一堆,部门走了个遍,竟没有任何进展:有人避而不见,有人推诿扯皮,还有人上来就训她,“别的孩子都没事儿,就你家孩子出了事儿,你咋能说是疫苗的问题?”

沈丘县公安局给邵段开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。中国青年网记者苑中华摄

邵段睡在医院的走廊,吃最便宜的盒饭,炎炎烈日下抱着孩子四处求医,时常累得满身是汗,却连一块钱的矿泉水都舍不得买……

邵段对“家长不同意鉴定”的结论并不认可,认为这是相关方面在逃避责任,“那时候我们天天求着卫生部门给我们鉴定,是他们一直不做!”

好几次,她抱着孩子,一头跪倒在医生面前失声痛哭:“求求你们,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女儿,就治一个星期,治死了不怨医院,治不好我们抱回去。”

然而,沈丘县卫生局提供的官方调查报告中,均称因“家属拒不配合”“未提供患者资料”,以至于赵一晨的“诊断无法进行”,不能认定其发病与疫苗是否有关。

更让人不解的是,调查报告称医生当时给小一晨接种的是“乙脑灭活疫苗”,而不是疫苗本上标注的“乙脑减毒活疫苗”。业内人士称,两种疫苗的副作用差别较大。

有一次,邵段正准备向某部门反映问题,却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员抬上车拉走,在老鼠横窜的旧房子里关了一天;另一次则被直接关进了沈丘县拘留所,一关就是10天……

——更让人揪心的是,由于长时间不能自主运动,孩子全身的肌肉正慢慢萎缩,双腿变形得越来越厉害。

几乎相同时间,同是赵德营镇的杨岙深,以及冯营乡的郑依依,也经历了同样的遭遇,却都因抢救无效不幸死亡……

高烧、哭闹、晕厥,一连数月在重症监护室里抢救,小一晨始终没脱离生命危险。

医生告诉记者,世界范围内尚未找到治愈这种疾病的有效办法,小一晨目前正在进行的康复治疗,很大程度上可以延缓肌肉萎缩的速度,但即使治疗一直坚持下去,智力也不可能恢复正常,理想的结果也只是达到生活自理。

原本活蹦乱跳的孩子,一夜之间成了“植物人”,尤其同乡的杨岙深等也相继碰到同类的遭遇,邵段一家推断:小一晨的病与接种的疫苗有关!

事实是不是这样?记者赶到沈丘核实有关情况,相关负责人要么避而不见,要么电话不接短信不回,甚至是被人借故挡在大门外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mwqfgs.cn 版权所有